首頁佳魁資訊緣起線上購書軟體服務學校目錄下載會員中心讀者服務資源下載
DeepStone SSE國際證照 拓客TALK 有意思JOYCE 上奇時代 上奇資訊 佳魁文化 上奇科技 回頭書展
參觀人數
6169326
上帝的間諜(全新書封版)
作者:胡安‧高美(Juan Gomez-Jurado)
出版社:佳魁資訊
出版日期:2016-12-27
語言:繁體中文
書號:CH1651
ISBN:9789863794455
裝訂:平裝
定價:320
特價:8256
查看我的購物清單
書籍介紹
佳魁資訊推薦
購物說明

錨點


錨點
[內容簡介]
 
 
44種語言翻譯,席捲全球100多國
美國、英國、西班牙圖書暢銷榜No.1

當代西班牙文壇最受矚目的新生代作者 胡安‧高美
將國際時事與歷史內幕、宗教議題與人性困境
交織成史詩巨作

擅長勾勒罪犯心理圖像的女刑警波拉接到來自梵蒂岡的機密任務,就在教宗選舉前夕,一名代表窮人的熱門樞機主教候選人,遭同樣具神職人員身份的兇手,以極殘忍的性凌虐方式殺害。隨著波拉與福勒神父展開調查,兇手曾在天主教系統中接受醫療輔導的過程被逐一披露,層層撕開由不對等的醫護關係、人性幽暗所交織的禁忌傷口……

然而,就當兇手樣貌的越漸清晰,通往兩個極端的偵查方向困惑著眾人:究竟這一連串的駭人謀殺案,是兇手對偽善宗教的報復,還是另有隱情?帶有神祕過去的福勒神父,和兇手有何共通點,為何他是唯一能理解兇手罪行的關鍵人?表面合作、暗中阻撓的梵蒂岡調查人員,他們極力掩飾的秘密,將會如何牽動教宗選舉的結局?

                                                  
top

錨點
[書附光碟內容]

 

錨點
[作者簡介]
 
 
胡安‧高美(Juan Gomez-Jurado)

1977年12月生於西班牙馬德里,聖巴勃羅大學新聞學博士,西班牙知名記者,足跡遍及全球,對神秘現象、宗教學有精深的探索和研究。

其小說《與上帝的契約》一經發表就引發巨大轟動,被翻譯成44種文字,在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版,同系列作品《上帝的間諜》、《背叛者的徽章》亦榮登歐美各國各大圖書排行榜榜首,胡安也因此被譽為當代西班牙文壇最受矚目的新生代作家,以及繼史蒂芬‧金、丹‧布朗後,又一位世界級驚險探秘小說家。
 

錨點
[目錄]
 

  
   
   
top

錨點
[序/導讀]
 



 
top

錨點
[內容連載]

聖瑪利亞教堂,協和大道十四號
二○○五年四月五日,星期二,上午十點四十一分

偵探波拉・迪坎迪站在教堂門口,裡面很黑,她閉上眼睛一陣子,直到它們適應了黑暗。

波拉用了將近半個小時才到達犯罪現場。如果說羅馬總是交通擁擠,那麼此時教宗去世,這裡簡直就變成了交通的煉獄。每天都有上萬人來到這個宗教世界的中心,希望向教宗做最後道別,此時他正躺在聖彼得大教堂。這位教宗去了另外一個世界,他生前的名聲不錯。每個小時都有一萬八千人前來瞻仰。

波拉和母親住在一起。出門前母親警告波拉說:「你要是走加弗爾路肯定會塞車,你走女王路,然後轉萊佐羅路。」她一邊說著,一邊攪拌著她給女兒做的小麥粥,她每天早上都為女兒煮粥,三十三年來從未間斷過。波拉沒聽母親的,還是走加弗爾路,果真耽誤了許多時間。

小麥粥的味道還留在嘴裡。那是她每天早上吃的第一種食物。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總部受訓的時候,她住在維吉尼亞的昆迪克1,那時她非常想這粥的味道,想得簡直有些發狂。結果她請母親為她寄來一大盒快沖包,她只要在微波爐裡熱一下就可以吃了。她就用行為科學系館餐廳裡的微波爐熱粥,雖然味道和母親做得不太一樣,但是對於離家一年的波拉來說,還是很大的安慰。

這一年是波拉非常艱難也是非常受鼓勵的一年。波拉是在孔多蒂街2長大的。那是世界上最排外而又最高級的一條街,只不過她家是其中的例外。在去美國之前,她根本就沒有世界的概念。以前她恨自己長大的地方,可是從美國回來時,她卻由衷地高興能回到故鄉。

在義大利,暴力犯罪分析部(UACV)成立於一九九五年,專門用來對付連續殺人犯。不可思議的是,義大利在精神變態者數量上全世界排名第五,但一直沒有一個專門的機構去研究他們,直到一九九五年成立暴力犯罪分析部。現在這個部門內部,有一個特殊單位叫做行為分析實驗室,是由波拉的導師伯特創立的。伯特在二○○四年初,由於突發心臟病去世,當時波拉已經從一名醫生成為一名警員,因著她在美國聯邦調查局所受的培訓和導師伯特的肯定,使她成為行為分析實驗室在羅馬的負責人。伯特死後,這個實驗室成員銳減,現在波拉是唯一的人員。儘管如此,實驗室仍然屬於暴力犯罪分析部,在有案件發生時,他們可以得到歐洲最好的法醫的幫助和最先進的技術支援。

話雖如此說,但到現在為止,行為分析實驗室還沒有真正處理過一次案件。在義大利,現在有三十名暗殺者逍遙法外,並且連真實身份都還沒被查出。在這三十個案件中,有九件是很「熱門」的案件,因為牽扯到最新的幾起死亡事件。而波拉成為行為實驗室主任後,還沒有發現一具新屍體,遲遲缺乏明顯的證據,更讓破案壓力加增。波拉唯一能幫到員警尋找罪犯的,就是靠她心理學的背景。只不過這項能力用特洛伊的話說只是「空話連篇」罷了,特洛伊是物理學家和數學家,但現在他大部分的時間是花在電話上而不是實驗室。特洛伊是暴力犯罪分析部的主任,波拉的頂頭上司,每次他們在樓道裡碰上,特洛伊總是給波拉一個嘲弄的表情。當特洛伊和波拉單獨在一起時,他給波拉起的外號叫「我美麗的小說家」。

波拉非常希望自己的工作可以有所成果,這樣她就可以讓她的老闆特洛伊刮目相看了。波拉曾犯過一次錯誤:她曾屈服於特洛伊,和他有過一夜情。當時由於長時間的工作卻沒有任何進展,她的警戒心有些鬆懈,心裡被無盡的空虛充滿。這時她和特洛伊有了這麽一段交集,雖然填補了暫時的空虛,但到了早晨她就後悔了。特洛伊是一個已婚男人,歲數幾乎比她大一倍。不錯,特洛伊是一位紳士,之後沒有再提這件事,並且一直小心地保持距離,但是他也從沒讓波拉忘記這事過,他言談中時不時帶著一些性挑逗的字眼。

現在終於有了一個案件可以讓波拉大顯身手,這是她被提升到實驗室主任後的第一次機會。她可以親自從頭全權負責,並從那些笨拙的警察手裡收集到一些證據。波拉是早飯吃到一半時接到電話的,她立刻回到屋裡去換衣服。她把長長的黑髮梳成一個髮髻,脫掉本來要穿去辦公室的牛仔褲,換上一身高雅的套裝,外面再套上一件黑外套。剛才的電話讓她有些迷惑:因為電話裡沒說任何細節,除了說這個案件是和她的專長以及她負責的工作符合,他們讓她以「最高緊急」的命令立即趕往協和大道的聖瑪利亞教堂。

現在她就站在教堂大門前。在她後面人潮如湧,一直排到了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二世大橋前。朝聖者們看到兩個憲兵嚴肅地站在教堂門口,員警禁止民眾進入教堂的理由,是說因為教堂在進行裝修。

波拉深深吸了口氣,邁過門檻,走進黑漆漆的教堂。教堂有一個正廳,周圍各有五個小禮拜堂。裡面的空氣充滿古老並發黴的氣味。燈光很暗,在這麼暗的地方發現屍體真是不簡單。波拉想起特洛伊常說的座右銘:「讓我們看看他是如何幹的。」波拉朝四周看看,試圖在黑暗中發現點什麼。有兩個人在教堂後面低聲說話,他們背對著波拉。一個修士在洗禮池前正緊張地念著《玫瑰經》4,在波拉檢查現場時,他一直盯著她。

「很美,對吧?這上面的日期刻的是一五六六年。是貝魯奇5建造的,這些禮拜堂……」
波拉微笑著打斷他。
「我想現在的我對這裡的藝術並不感興趣。我是波拉・迪坎迪偵探。你是教區神父?」
「是的,是我發現了屍體。我知道你對屍體更感興趣。願上帝保佑接下來的日子……一個聖徒被魔鬼帶走了!」
這個神父看起來很老了。他戴著玳瑁眼鏡,鏡片很厚,穿著傳統的棕色教袍,披著教士穿的無袖外衣,腰間繫著結,白鬍子很密地蓋著他的臉。他在水池邊走了幾步,波拉看出他有些駝背,還稍稍有些瘸。他的手指正緊張地撥動手裡的念珠,時不時身體還會不受控制地抖動。
「別緊張,你叫什麼名字?」
「法蘭西斯科・托馬。警官。」
「用你自己的話,告訴我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知道你已經說了六、七遍了,但是沒辦法,你還要再說一遍。」
神父呼了口氣。

「其實沒什麼好說的。除了管理教區,我還負責教堂事務。我住在聖器收藏室後面的小屋裡。像平時一樣,我早上六點醒來,洗了臉,穿上袍子。穿過收藏室,從教堂門口一個小門走進來。這個小門在大祭壇的腳下,是個隱密的小門。我走向聖母禮拜堂,我每天都在那裡禱告。我發現在聖托馬斯禮拜堂門口有點燃的蠟燭。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昨晚我回到房間時那裡是沒有點蠟燭的。於是我去查看,就在那裡,我看到那個屍體。我立刻跑向收藏室,嚇壞了。因為害怕那時候殺手還在教堂裡面。我趕緊打電話報警。」
「你有沒有碰觸現場的東西?」
「沒,沒有。我嚇壞了,願上帝原諒我。」
「你也沒設法搶救一下受害者?」
「他顯然已經是我們這個世界救不了的了。」

一個人影從走廊那頭朝兩人走過來。原來是木里茲・龐底羅探長。他也是暴力犯罪分析部的一員,是波拉的搭檔。
「波拉,快點兒。他們馬上要開燈了。」
「稍等一下。拿著這個,這是我的名片。我的手機號碼在上面。如果你想起什麼就給我打電話。」
「我會的。送你一個禮物。」
法蘭西斯科修士遞給波拉一個小巧而顏色鮮豔的卡片。
「聖母瑪利亞。不管你去哪兒都帶著它。它會幫你在這個不確定的時刻找到正確的路。」
「謝謝。」波拉從老修士手裡接過卡片,沒有再看第二眼,就把它扔進上衣口袋。
波拉跟著龐底羅穿過走廊來到左面第三個禮拜堂,這裡已經被犯罪分析部用紅白相間的布條隔開。
「你來晚了。」龐底羅說,走近波拉。
「塞車太厲害。街上簡直像個大馬戲團。」
「你該走萊佐羅路。」
雖然根據義大利員警的層級制度,波拉的職位在龐底羅之上,但是他是暴力犯罪分析部的特工,負責現場調查,也因為如此,他在職位上不按照實驗室其他研究人員的職級劃分。波拉即使是實驗室的主任,也不能和龐底羅的職級相比較。龐底羅五十一歲,頭髮梳理得很好,但是脾氣很暴躁。他的臉像一顆老葡萄乾,長著日積月累的皺紋。波拉很清楚,龐底羅喜歡她,但是他儘量不顯示出來。
波拉剛要穿過警戒線,龐底羅用胳膊擋住了她。
「等一下,波拉。我保證你沒有見過這樣的現場,非常變態,我警告你。」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想我可以對付的來,不過,謝謝你,龐底羅。」
她走進禮拜堂。一名暴力犯罪部的技術人員已經提前到來,正在照相。在禮拜堂後面,對著牆,有一個小祭壇,上面有一幅畫,聖徒湯瑪斯正用手指按著耶穌的傷口。屍體就在畫下面。
「哦,上帝!」
「我警告過你了。」
簡直如但丁6筆下的地獄畫面。死人靠在祭壇上,他的眼睛被挖出來,留下兩個洞,血已經流乾。嘴巴張大著,非常駭人,從嘴裡還掉出一個灰棕色的物體。照相機閃光燈突然一閃,波拉看見了最恐怖的一幕:受害者的雙手被扭曲地砍下,手上的血已經被擦乾淨,兩手被亞麻布捆在一起。一隻手上戴著一個很大的環。死人身上穿著黑色長袍,有紅色的肩帶,那是樞機的標準服飾。
波拉的眼睛瞪大了。
「龐底羅,別告訴我死的是一位樞機。」
「我們還不知道,波拉。我們正在調查死者的身份,雖然臉上沒剩下多少可供我們指認的線索。我們沒動到現場,一直等著你來,也許你可以根據這個地方看出是不是第一現場。」
「犯罪現場分析小組的其他成員都在哪裡?」
犯罪現場分析小組是暴力犯罪分析部最重量級的單位。小組所有成員都是頂尖的病理學家,專長是恢復現場痕跡,分析腳印、頭髮,以及一切罪犯可能留下的東西。雖然每個犯罪現場的情形都不同,但是分析的總則是一樣的,那就是:罪犯帶走一些東西,也會留下一些東西。
「他們在路上了。他們的車被塞在坎佛爾路。」
「他們該走萊佐羅路。」照相的技術人員建議道。
「沒人問你。」波拉不悅地嗆了他一句。
攝影師嘴裡咕噥了一句,走出禮拜堂,顯然他對波拉的態度不滿。
「你該控制一下你的脾氣。」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為什麼不早點給我打電話?龐底羅?」波拉問,「這是一起很嚴重的案件。不管是誰幹的,這人一定很變態。」
「這是你專業分析後的結論嗎?醫生?」
特洛伊走進來,用嘲弄的眼光看了波拉一眼。他進來的時候滿臉都寫著不可思議。波拉想起來他就是剛才在教堂後面說話的兩個人之一。讓他看到自己沒準備好的樣子,這讓波拉有些懊惱。另外一個剛才和特洛伊說話的人此時站在主任身邊,但是他進來後一直沒有說話。
「當然不是,我的分析報告一寫好就會放在你的辦公桌上。我只是透過觀察覺得,這個罪犯顯然精神有問題。」
特洛伊剛要說什麼,這時屋裡的燈亮了。幾個人同時看到了剛才他們都沒有發現的:在教堂地板靠近死者的地方,有幾個非常大的字母:

EGO TE ABSOLVO

「看上去像是用血寫的。」龐底羅說出其他人正在想的事。
一段「哈利路亞」合唱聲從手機裡傳出來。其他三個人都把目光投向那位站在特洛伊身邊的人。那人神情異常嚴肅,他從大衣口袋裡掏出手機接聽。但他幾乎沒說一個字,只是幾個「啊,啊,喔」。
他掛了電話之後,看著特洛伊點點頭。
「這正是我們擔心的。」特洛伊說,「波拉、龐底羅,不用解釋你們也知道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案子。這個屍體是來自阿根廷的樞機艾米羅・羅巴亞。如果說在羅馬暗殺樞機是一件無法形容的悲劇的話,現在更是最敏感的時間。死者是來參加教宗選舉會議的一百一十五位樞機之一。
現在的形勢變得異常微妙,這個案件不能傳到任何一家媒體的耳朵裡,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可以。想想吧,如果頭版頭條的標題是:『連續殺人犯潛入教宗選舉地點』,我簡直不敢想後果會怎樣。」
「等一下,主任。你說是一個連續殺人犯?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嗎?」
特洛伊清清嗓子,看著那個和他一起進來的神秘男人。
「波拉、龐底羅,讓我介紹開麥羅・塞林,梵蒂岡國家警局總指揮。」
塞林點點頭,向大家走近幾步。當他說話的時候,他非常用力,似乎他非常不喜歡說這句話。
「我們相信這個人是第二個受害者。」



top
無推薦書籍
為了保障您的權益,佳魁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鑑賞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鑑賞期內寄回(以郵戳或收執聯為憑),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首頁佳魁資訊緣起線上購書軟體服務學校目錄下載會員中心讀者服務資源下載
佳魁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104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98號8樓之1/ 電話 : 2562-7756 / 傳真 : 2562-7716
版權所有 © 2013 TopTeam Information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購物總金額:0
購物筆數:0 筆 │